節氣以外,江恩看股市還有這個…


前文簡介了節氣轉勢日,由歷史數據得知,在二十四節氣前後一天,股市有近三份之二的機會出現趨勢轉折。

近年,利用占星和神秘學預測股市之風漸盛,節氣轉勢日早已深入民心,而其中又以所謂「江恩」(又稱「甘氏」、「姜恩」)理論最為聞名。幾乎每個談江恩的人,都會提到節氣轉勢日。最流行的說法是,江恩提出一些對股市走勢重要的日子,而它們都落在節氣日附近。

其實,影響股市的重要日子,又豈止節氣轉勢日?這次,讓我們了解另一種江恩可能更常用的日子。

1929年的神奇預測

江恩為人津津樂道的,是他預測股市重要日子的能力。而其中一個經常被引述的事例,是他在1928年尾發給訂戶的年度預測,當中預言1929年一些重要日子,據說大部份都命中。

1929 Annual Forecast (2)

(1929年江恩預測的其中一頁複印本)

或許這份預測實在令江恩光宗耀祖,亦是「省靚招牌」的最佳實例,他在1930年出版的《Wall Street Stock Selector》,重刊了這份預測的內容。其中最重要的,是1929年每一個月的一些重要日期。

以下兩張圖列出這些重要日期,為保留原汁原味以英文抄錄出來。

1929 Gann Dates (Jan-Jun)

1929 Gann Dates (Jul-Dec)

1929年江恩重要日子與節氣的關係

筆者嘗試找出1929年美國紐約當地時間的二十四節氣日期,比對江恩預測的重要日期。

如果把24節氣前及後一天都計算在內,江恩預測1929年的重要日子,包含了15個節氣日,也就是一年24個節氣日中的 62.5%,略少於三份之二。

1929年江恩重要日子與月相的關係

然而,當筆者再查出當年美國的新月和滿月日期,卻發現了更多「巧合」!

一年約有24個新月和滿月,而江恩預測1929年的重要日子,竟包含了其中20個(和節氣一樣,前及後一天都包括在內),即有83.3%。

再查1929年的日食及月食時間表,更會發現四次都在江恩的重要日子之列(註:1929年5月9日那次日食在美洲無法看見;11月1日那次則是僅僅可見於北美洲東岸)。

(題外話,日食和月食必然發生在新月和滿月的日子,因為這兩種天文現象,都必須在太陽和月亮在黃經重疊或形成90度時才能夠發生。)

1929 Gann Dates with Solar Terms and Moon Phases (Jan-Jun)

1929 Gann Dates with Solar Terms and Moon Phases (Jul-Dec)

從江恩的1929年預測看來,月相似乎比節氣更被他注意,故此他告訴訂戶的重要日子裡,新月及滿月比節氣日更多。

筆者必須指出一點,江恩的重要日子不一定是轉勢日。事實上,江恩為這些日子下的註腳,除了轉勢外,亦有提醒訂戶留意創新高及新低,甚至只註明「十分重要」之類,只是後人把「轉勢日」三字用得太濫。

月亮之重要性

筆者曾在個人網誌撰文分析月相週期與恆指的關係,發現恆指在陰曆月初比較容易向下,踏入中旬後則相對較好。當中曾提及月圓月缺究竟在占星學裡有何重要性。以下節錄其中部份內容:

太陽與月亮合朔(初一)之時,兩者的黃經相差0度。而在滿月之時,太陽和月亮成一直線,月亮正好在太陽對面,兩者的黃經就相差了180度。

由陰曆月初開始,月亮和太陽的相距角度自會逐漸增加,直到滿月時則約為最大的180度,之後又逐漸變小,直到下一個初一。而在上旬完結之時,即大約陰曆初十;以及中旬完結之時,即大約陰曆二十日,太陽和月亮的週期正好走了三份之一和三份之二,360度的 1/3 和 2/3 就是120度和240度。

熟悉西洋或印度占星的朋友,相信對這些相位十分熟悉,因為這些就是占星的一些重要相位!

太陽和月亮,是地球上肉眼可見最大而又最亮的兩顆星體。如果我們相信星體的能量可能和地球上發生的事情有關,那麼,它們對地球萬物的影響應該不小。月相是源自太陽和月亮相對關係的一種週期,它受江恩重視,並不出奇,也難怪很多人都相信,江恩根本就是利用占星來進行預測。

除了節氣和月亮朔望日,江恩的重要日子其實包含其他占星元素,有機會再論。

 

(本文同步刊於作者個人網誌:除了節氣,看股市還要看這個…

About 彼德

自詡風水文青,實際是大肚腩中佬一名。不學無術,最怕計數,卻是超級術數迷,以研究天地之間之神秘事物為樂。網站:mathofstars.com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