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朝皇帝咁都得?


清朝皇帝咁都得?

成功靠父幹,自古不變的道理,一個六歲小兒可以坐上龍椅當皇帝,靠的不是自己。首先要有一個當皇帝的爸爸,還要有一個能屈能伸的媽媽,一個疼愛自己的大哥,一個狼一般的叔叔,還有一群唯唯諾諾的忠臣,最重要是生在帝王家,他的一生是喜是悲,我們一同看看。

順治(一)

順治

愛新覺羅.福臨 (順治)

清世祖(1638-1661 年)名為愛新覺羅.福臨,為清太宗皇太極第九子(清朝並沒有規定由長子繼承大統),6 歲即位,年號順治,我們通常稱為順治帝(因為清朝的皇帝除皇太極有兩個年號之外,全部都只有一個年號)。順治年幼,由皇叔父多爾袞代為攝政,至順治七年多爾袞死後親政。

順治是清朝入主中原第一位皇帝,在位18年,死時只有24歲。人們對於這位皇帝的印象主要是幼年時期,如何生存在攝政王多爾袞的陰影之下,其母孝莊文皇后如何忍辱負重。多爾袞死後他如何作出報複。成長後深戀董鄂妃,在董妃香消玉殞之後,有沒有到五台山出家為僧?最後的死因也是一個迷,是憂傷而死,還是死於天花?

順治年幼登極,6歲小孩在現今社會只是幼稚園的小孩,每天會做的事就是玩,吃,睡,哭。如何當政?只有依靠他人吧,這個人就是他的叔父攝政王多爾袞。多爾袞初稱攝政,後稱皇父。他被後世評為多智多勇,又獨斷專行,多爾袞攝政7年間,清廷在以武力統一全國的過程中,發兵追剿闖王李自成、闖將張獻忠的農民軍,極力拓展土地,又一邊攻打南明抗清勢力,推行剃髮易服(中原漢人自古認為「身體髮膚 受之父母 不敢毀傷 孝之始也」,清朝為鉗制漢人,要求剃髮「留頭不留髮,留髮不留頭。」)、圈地等高壓政策(八旗子弟可以圈地,實際是搶奪漢人私產)。

現在先看看多爾袞的生平事跡。

明萬曆四十年農曆十月二十五日(1612年11月17日),多爾袞出生於赫圖阿拉城。

多爾袞

多爾袞

後金天聰二年(1628年,明崇禎元年)二月,17歲的多爾袞和15歲的弟弟多鐸隨皇太極出征,征討蒙古察哈爾部,初八日,多爾袞和多鐸奉皇太極之令,以偏師出擊,大獲全勝;殺古魯台吉,獲人畜1200餘。因為軍功,三月初七多爾袞被賜號「墨爾根戴青」(「聰明機警」之意)。

天聰九年(1635年,崇禎八年)二月至九月,多爾袞等率軍前往收降蒙古林丹汗之子額哲。多爾袞在西拉朱爾格、托里圖,巧妙招降林丹汗之妻囊囊太后、蘇泰太后及其子額哲;並獲得元朝傳國玉璽。該玉璽成為皇太極稱帝依據之一,加速了清朝的建立。(次年皇太極改國號為清,改元崇德)

清崇德元年(1636年,明崇禎九年)十二月,清軍攻陷李氏朝鮮南漢山城。次年正月,皇太極令多爾袞追擊朝鮮王室,並限「戢其軍兵,無得殺戮」。朝鮮仁祖於正月三十投降。四月初五,多爾袞押送國王家屬等182口報捷。(多爾袞娶朝鮮李氏為六福晉,生下唯一的女兒。)

崇德三年(1638年,崇禎十一年),八月二十三日,皇太極命睿親王多爾袞為「奉命大將軍」南征明朝(第四次入關),這次南征,兵分兩路,大貝勒豪格在多爾袞親率的左翼軍中。左翼軍從牆子嶺、董家口毀牆入關,掠山西,破濟南,於巨鹿殺明朝總兵盧象升;然後北掠天津、遷安,出青山關返還,往返掃蕩數千里,明軍拒不敢迎,只敢在後追逐。於崇德四年(1639年,崇禎十二年)三月回到遼東;共攻陷城池36座,招降6座,克敵17陣,俘獲人畜26萬。

崇德六年(1641年,崇禎十四年)至崇德七年(1642年,崇禎十五年)松錦之戰。雙方各投入十多萬大軍會戰,清軍起先以多爾袞、濟爾哈朗等為首,後皇太極親自趕來增援。明軍經兩年激戰最終慘敗,洪承疇松山城破被俘投降,祖大壽舉錦州城投降。松錦之戰後,遼東全屬大清,大明勢力退入山海關。

及後山海關守將吳三桂,眼見李自成率五十萬大軍直指京城,遂孤注一擲,與多爾袞合作,引清兵入關,狙擊李自成,從此清朝入主中原,這是後話。

當時多爾袞已經因為軍功而成為最有權力之人。崇德八年(1643年)八月初九,皇太極突然駕崩。滿洲的貴族王公迅速地分 成三方勢力,其中兩派參與爭奪新的皇帝寶座:一方以睿親王多爾袞為首領,他是努爾哈赤的第十四子,皇太極的弟弟,主要軍事勢力為正白、鑲白旗,成員有多爾袞的同母兄弟 英王阿濟格及豫王多鐸等人。另一方的首領則是肅親王豪格,他是皇太極的長子,自掌正籃旗,又掌握正黃、鑲黃兩旗的軍事實力,同黨諸王有索尼、鰲拜等人。還有一方是德高望重的禮親王代善(正紅、鑲紅旗)及資歷很深的鄭親王濟爾哈朗,他們都是沒有爭位之心的中間勢力。

索尼等人提出要立豪格為新皇帝,發誓死生一 處。豪格托人拜訪尚在搖擺的濟爾哈朗,說:「兩旗大臣決定立我為君,需要你發話支援。」濟爾哈朗當即表示:「我也是這個意思,但要與睿王(多爾袞)商議。」代善老謀深算,默不作聲。阿濟格則向多爾袞下跪說:「你應該馬上登臨皇帝大位。」足智多謀的多爾袞長於審時度勢,沒有馬上答應。

王太極

王太極

皇太極 死後的第四天,多爾袞召集諸王大臣在沈陽的崇政殿議立新君。當天黎明,皇太極當年統帥的兩旗大臣在大清門盟誓,派精銳護軍包圍宮殿,如遇情勢變化,准備立即動手。宮內氣氛緊張,多爾袞向正黃旗大將索尼徵詢嗣君人選,索尼非常乾脆地說:「先帝有皇子在,必立其一,他非所知。」禮親王代善突然舉 薦豪格說:「先帝的長子,理當繼承大統。」濟爾哈朗也附和代善的提議。

豪格一想到自己可以繼承大統,還謙讓推辭說:「我福小德薄,焉能堪當此任。」多爾袞一聽此言,馬上來個順水推舟,搶著說道:「諸位王爺說得都有道理,但虎口王(豪格)情願退出,沒有繼承大統的心願。」阿濟格、多鐸一看 時機已到,馬上進言:「請睿親王登臨帝位。」代善一看情勢不好,接著說:「睿親王若應允,誠為國家之福,否則就該擁立皇子。」代善話中的重點始終是要擁立皇子,但兩白旗的王爺一見代善不再堅持擁立豪格,馬上附和:「肅王當位,我們這班人就沒法活了!」多鐸更乘機提出:「太祖遺詔可繼位者也有我之名,你若不從,便立我。」多爾袞冷眼說道:「那就立長,那當立禮親王代善」多爾袞還是希望自己掌權,否定了多鐸自立的建議。這時代善說:「我雖先帝之兄,但因年事已高,不與朝政,朝中之事一概不知,如何議立?」說著退出議事廳。在這關鍵 時刻,皇太極的心腹將領們,佩劍闖進議事大廳,向著多爾袞嚷道:「我等食帝食,衣帝衣,帝制於我,恩比天高,若不立皇子,我等願從先帝與地下。」劍拔弩張,心腹將領們以命相拼,崇政殿隨時會血流成河。多爾袞權衡得失,認為暫時先穩定局勢,再行攬權才是上策,只要排斥豪格,實權就只會落在自己手中,找個最年幼的王子作 陪襯,就能方便控制。他向諸位王爺宣佈說:「爾等所言甚是,皇子繼承也有道理,那既然肅親王謙讓退出,那便擁立先帝的第九子福臨為新帝。而福臨尚在幼小之年,須由鄭親王濟爾哈朗與我左右輔政,待其成年,即當歸政。」福臨為孝莊文皇后 所生,當時只有六歲。(這裡是否有孝莊文皇后和多爾袞之間秘密協議就不得而知了) 豪格知道自己錯過了大好機會,但多爾袞也不能登位,才放下心頭大石,福臨又是自己疼愛的弟弟,對自己也不會有太大威脅,在各方協議之下,帝位由皇子繼承,也沒有理由再興風浪。福臨就在這樣的情況下登上了皇帝的寶座。

孝莊文皇后

孝莊文皇后

立福臨做皇帝已成定議,這時代善的次子碩托 (貝子)、孫子阿達禮(郡王),看出多爾袞的私心,自己想找個大靠山,就到睿王府拜訪多爾袞。多爾袞假裝拒絕,暗地裡仍在窺視代善的態度。同日碩托又帶著侄子阿達禮去見父親代善,提出請睿王「正大位」。代善聽後十分生氣,大罵其不忠,立即把兩人交給多爾袞,要求以叛逆論處。多爾袞 一見自立為帝無望,不如乘此機會收攏人心。在事發的當天,立即把這兩個叛逆之徒,以「擾政亂國」的罪名雙雙縊殺,連碩托的妻子也被一同絞死。

擁立小皇帝的風波平息之後,多爾袞很快成為掌握朝政實權的叔父攝政王,以後又加皇叔父攝政王,一直到後來的皇父攝政王。

 

待續…

 

(閱讀清朝歷史,常常會代入小說或電影情節,當中或有不確之處,敬請讀者告知。)

(圖片及資料搜尋自互聯網)

 

 

椗光堂風水玄學及投資群組

About 仲謀

對風水命理有濃厚興趣,有幸跟隨明師學習正宗玄空風水。

Leave a comment